• 像我这种“病态”的人你可以不接近,也可以选择逃离。

    总是喜欢用自己的任性去测试别人的忍耐力,但是结果总是优胜劣汰,你爱的爱你的会一直包容你,因为他知道你的“病态”是不能激的,也听不进任何的说理,当然在我看来这也是绝对不能激也不需要长篇大论的说理,只要疼惜。

    我喜欢“咬文嚼字”,喜欢“纠”着别人的一句看似正常的话,我说算了一定不会算,请你不要吝惜重复的反问,我往往再比我有意志力的人面前会乱了手脚,虽然听起来是应付性质的答应,确已经是我内心最高层次的点头。

    我说喜欢的东西请一定说好,不用从它的材质他的功效上给我建议,这个我完全不需要,我问你的意见虽说不是尊重,因为“尊重”这个词堂皇了一点,但是我喜欢你可以分享我爱的所有东西,并且同样热爱。

    虽然爱需要给大家私人空间时间,我却偏偏喜欢粘着你,恨不得每天都可以看到你,这点你需要赞同并且理解,不过这还不够,你甚至要表现的比我更甚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喜欢做人就做得over,因为我需要的你是在站我这边的!